莫让作假者得逞

作者:文章来源:更新时间:2010年06月01日点击数:

读史品道,话说三国时期,司马懿因与曹爽争权,称病不再上朝蒙骗了曹爽,后司马懿借机以篡逆罪名,诛杀曹爽一家,终于独揽曹魏大权;西汉时王莽为争“安汉公”,明推暗谋称病不上朝以表决心,忽悠了一把太皇太后,于是太皇太后下诏任命王莽为太傅,主管四辅事务,称“安汉公”而后最终称帝。司马懿、王莽的这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小脚作风虽让人很作呕,但是一直非常有效。而今,带队出国考察不归的浙江省温州市原市委常委、鹿城区委书记杨湘洪也以治病为由滞留国外不归,于是乎称病不上朝、不回国成了这些弄权者争权夺利亦或逃避惩罚的惯用伎俩。

党的十七届四中全会审议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和改进新形势下党的建设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加大了反腐败的力度,其中一条就是“依纪依法查处和整治领导干部利用职务便利为本人或特定关系人谋取不正当利益等问题。完善党员领导干部报告个人有关事项制度,把住房、投资、配偶子女从业等情况列入报告内容。”对领导干部如实报告个人有关事项作出了要求;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又印发了《关于进一步从严管理干部的意见》,就领导干部个人报告事项作出了进一步明确。这些制度和意见的出台,对于加强领导干部廉洁自律,强化党内对领导干部在住房、投资、配偶子女从业、婚姻变化及持出国境护照管理等方面的监督无疑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然而,从一九九七年一月中央颁布实施《关于领导干部报告个人重大事项的规定》以来,一个执行了十多年的制度,为何中央仍在强调还在要求,这说明该制度执行得不够好,执行起来很难!为何难?一是报告对象属领导干部;二是报告事项涉及领导干部个人及家庭利益;三是怕如实报告非法收入等问题受法纪惩罚。按规定,领导干部应当如实报告,但事实上多因种种原因不愿报告、不敢报告者大有人在。纵观近些年那些被查处的高级领导干部巨额来历不明的财产,带队出国考察不归的杨湘洪及其案牵扯出的戴国森等一大网领导干部违纪违法事实皆令国人震惊。这些被查处的领导干部,谁能说他们不知道中央关于领导干部要如实报告个人事项的规定吗?可他们报告了没有呢?如果报告了又有多少真实的情况呢?报告后作为所在党组织或监督部门有没有进行过核查呢?如果没有报告、如果报告不真实、如果没有哪一级组织对领导干部个人所报告的事项进行过核查,那这个制度的约束力与作用又体现在哪里,岂不形同虚设?反而成了那些敢置党纪国法于不顾的领导干部作假谋取私利、逃避惩处的面纱。

领导干部要严格遵守廉洁自律各项规定,这是我们党历来主张和要求的,党的十七届四中全会对此作出了更加明确的要求。对该制度的执行,其一应当对报告对象及范围作以拓展。根据我国的国情和规定,通常是县处级以上的领导干部,但就现实讲,在县市担任科(局)级的领导干部也是很易产生腐败的群体,特别是一些掌握着经济、人事、项目和审批实权的科级“一把手”,他们掌握着县(市)众多的公共资源和权利,不可小觑。所以应扩大监督对象,将这些人纳入领导干部报告个人有关事项的范畴。其二对报告内容真实性如何识别,领导干部个人向组织报告情况,是报告什么就算什么,还是通过一些特定机构和人员进行过问、审核,并将领导干部个人报告的重大事项置之于公众的视野内晒一晒。我们现在之所以出现众多腐败,原因就在于很多东西不公开,不透明。没有公开就没有监督,没有监督就一切归于零;失去监督就必然导致腐败,只有监督到位了,一切猫腻才能消除。在措施上各级党组织及监督机关有必要实行明查暗访、经常抽查甚至阶段普查,以此对领导干部个人所报告情况的真实性进行甄别。其三对领导干部不按本规定报告或报告内容不真实者作何处理的问题。除了视情节轻重,给予批评教育、限期改正、责令作出检查、在一定范围内通报批评等处理外,更要体现此项制度的严厉性,就必须得对有意瞒报、谎报者予以重处,对非法收入予以收缴。惟此,才能达到对领导干部个人报告有关事项进行规范严格的监督,真正实现领导干部廉洁勤政、公正用权的目的。

对于领导干部,在个人财产及有关事项报告制度上,我们有些人总是以保护个人隐私为理由,规避公开两字,其实这是说服不了人的。这项制度在香港尤其是在很多西方国家已经实行了多年,难道人家就不保护个人隐私?回答是否定的。再者通过规定领导干部报告个人有关事项来强化党内监督,不是党组织干涉领导干部的私生活、制造不必要的麻烦,而是领导干部廉洁从政的需要,体现着党对领导干部的关心爱护,也可以说是一种通过严格要求体现出来的关心爱护。建立领导干部报告个人有关事项制度的真正目的,是使握有行使公权力的领导干部不犯错误、少犯错误或不犯大的错误。一个人既然成为公职人员,尤其是成为党的一名领导干部,在报告个人事项上就不应该有隐私可言。俗语说:心中无愧半夜不怕鬼敲门!如果哪一个官员不愿公开自己的财产及有关事项,就说明他心中有鬼才不敢如实报告,才怕置于众目睽睽之下受大众监督。因此,作为党的领导干部,人民的公仆,就应当襟怀坦白,就不应存在顾虑要保护个人财产隐私的问题。

当然,现在我们要公开领导干部个人财产很难,难在哪里?难就难在领导干部个人身上,这才是问题的实质和关键。现在很多官员,包括很多高级领导干部,家庭个人财产很多,住房、股票、基金、股份,样样齐全,要让他们申报,把个人财产及有关事项公诸于众的确很难,但正因为难才说明问题的严重性。有病要早治,有瘤要早割,古人尚知的道理,作为一个英明的执政党,更会毫不手软地切除病毒以保肌体健康。因此,怎么可以为了保护那些通过非正常途径得利侵害党的肌体健康者而回避其难呢?

共产党是不怕任何困难的,是敢于见青天白日的。因此,不能因为一些官员反对公开申报个人事项而有任何妥协和让步。制度的严格执行,就是要让各级领导干部不敢作假,让敢于作假者遭受惩罚自食其果;不让“司马懿、王莽”之徒有机可乘,更不让杨湘洪之流借机脱逃,这才是人民所期盼的,也才是实施党的建设新的伟大工程不可回避的重要一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