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贪官讲“廉政”

作者:文章来源:更新时间:2010年06月01日点击数:

听贪官讲廉政,滑稽在哪儿呢?滑稽在行为主体的错位与倒置——贪官即使要讲,也只能讲腐败;讲廉政,他们哪有这个资格?

然而,贪官们的确爱讲廉政,不仅在小圈子里讲,还在大场合讲;不仅在台上讲,还在台下讲;不仅对干部讲,还对群众讲。慷慨陈辞,义愤填膺,表情严肃,俨然一个反腐勇士,廉政标兵!

兰州钢铁集团公司原总经理张斌昌,走马上任第一件事就是在班段长以上干部大会上作“表态性发言”:“现在兰钢是兰钢的困难时期,组织上叫我来是和大家同甘共苦的,不是来享受的。为此,我对自己‘约法三章’:第一,任职期间不购买小汽车;第二,不用兰钢的钱为自己买房子,不乱花兰钢一分钱;第三,不搞公款宴请,不用公款为自己树碑立传。”

这几句掷地有声的“就职演讲”,曾赢得一片热烈的掌声。他不仅“说”得好,而且“言出必行”。据说,他上任后一直住在单位招待所,上班骑自行车,吃饭进职工食堂,过着俭朴的生活,很快博得了清正廉洁的好名声。当办案人员查出他125万元的贪污受贿赃款,以及其他来历不明的巨额钱财和贵重物品,还有其与情妇搞淫乱活动的录像带、黄色照片时,兰钢人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这位“好公仆”竟然是一个贪财好色的“大蛀虫”。

四川省成都市原市委常委、宣传部长高勇,有句口头禅:“领导干部一定要用好‘三盆水’:一盆用来洗头,保持清醒和与时俱进的思想;一盆用来洗手,拒腐蚀永不沾;一盆用来洗脚,坚持深入基层、深入群众。”可惜的是,他的行为违背了诺言,在巨大的诱惑面前,“三盆水”论变得苍白无力,既没有洗掉自己头脑中的私心杂念,也没有洗掉手上脚上的污泥浊水。

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原院长吴振汉,经常说的一段话是:“当院长需要操心、担心的事情太多,而最难办的、忧虑最多的,一是案子,二是队伍。我现在经常晚上睡不着觉,时时都有如履薄冰的感觉。”这段动情的表述,表面上显露出的是一种难能可贵的“责任感”和“危机感”,但事实上吴振汉睡不好觉的原因是在想怎样通过干预案件诉讼,插手基建工程,多提升自己的“经济增长点”。

不过,贪官讲廉政讲得最“动听”的要数石发亮了。他在接任河南省交通厅厅长时,接受前两任厅长都相继因巨额贪污身陷囹圄的教训,一上任就提出了“一个‘廉’字抵千金”的口号,并号召大家对他要监督到位。他还把容易接受贿赂的时机概括成“几个‘一下’”:“逢年过节看望一下,住院治病慰问一下,家人过生日祝贺一下,装修房屋赞助一下……”这些话使他赢得了“清廉”的好名声。但就是他,前“腐”后继收受各方贿赂1900多万元,成为有名的巨贪。

听贪官讲廉政,成了我们政治生活中一道独特的景观。这种事情着实很风趣很幽默。不亲耳聆听,还真不知道他们有如此非凡的“口才”。听贪官讲廉政,是一道开味酒,适合佐餐之用。老百姓闲来没事爱把贪官的故事咂摸咂摸,但难免有人会骂上一句;什么玩意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