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中国共产党的光明未来是一件很自然的事

作者:文章来源:更新时间:2011年07月25日点击数:

  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90年,回顾历史是很有必要的。毕竟我们确实有很多的辉煌可以记忆,又有更多的伟大应该重温。胡锦涛总书记所讲的“三件大事”堪称人类发展史上惊天地、泣鬼神的壮丽史诗。
 
  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90年,展望未来是更加的重要。中国共产党能否从辉煌走向更大辉煌,让伟大越发伟大,让光荣永远属于自己,取决于中国共产党是否有着光明的未来。所以,总书记又用很大的篇幅讲了中国共产党面向未来的发展之路。 
 
  有人说,你们共产党人当然希望中国共产党有一个光明的未来,但希望并不就是现实。此话不假。不过,我们在这里要讲的是,中国共产党的光明未来并不只是建立在我们的希望之上,而是源于社会发展的客观事实与根本趋势,源于人们追求自由全面发展和解放的历史觉悟。
 
  具体来说,有三个“自然的事情”让我们对中国共产党的光明未来高度自信。
 
  精英觉悟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过去有、现在有、未来更多。  
 
  有人说中国共产党是一个“山沟里”的农民党,对此我们并不回避。但“为农民”的党,并不是主要由农民组成,只是在当年代表了农民就代表了中国最大多数的人,组织起了农民就组织起了中国最大多数的人;中国共产党是从山沟里走出来的政党,但并非没有世界眼光,更不缺少文明意识,他们不仅睁眼看世界,更走向世界汲取人类文明进步的一切精华。
 
  我们以中国共产党成立之初为例。50多个党员绝大多数是有知识、有地位的“成功人士”,可以说是当时的精英,中国共产党第一次代表大会13个代表, 7位有着海外留学经历,4位与北京大学有缘。董必武工于律诗、书法,且通晓英、日、俄三种外语,法学造诣尤深。至于说党的创始人“南陈北李”的李大钊与陈独秀更是著名的大学教授。陈独秀一个月的薪水高达300块大洋,是当时普通人收入的数百倍之多。像稍后一点南昌起义时的朱德与贺龙早就是位高权重的一军之长。
 
  从表面上看,他们这些人的日常生活与工农大众没有一点交集,但这不仅不影响他们对工农大众命运的关切,反而益发滋长了深深的情感;从表面上看,他们这些人在旧社会状态中只要按部就班地往前走就会“飞黄腾达”,但这不仅没有让他们沉湎反而更加看透了所谓升官发财的虚妄与不正义。这就是精英的觉悟,这正是共产主义的发轫。精英的觉悟让他们与自己的生活方式以及支撑自己生活方式的整个社会发展方式决裂而走向劳苦大众,为了劳苦大众的自由与解放而忘我奋斗,这正是中国共产党一以贯之的精魂所在。
 
  随着现代社会的发展,今日中国社会精英的数量和质量与90年前相比远远不可同日而语,在他们之中涌现出一大批真正的共产主义觉悟者,这不仅不是什么小概率事情,而是理所当然、可以俯拾即是的常态。
 
  觉悟的精英造就了政党的光辉,政党的光辉又吸引了更多的精英。目前,中国共产党具有大专以上学历的党员2977.5万名,占党员总数的37.1%。“三分天下有其一”,中国共产党怎能不是一个精英荟萃的政党?一个精英荟萃的政党怎能没有光明的未来? 
 
  青年人信仰共产主义同样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青年是共产党不竭的后备军。
 
  一个政党的生命力在于它是否能有源源不断的新鲜血液进入,政党最新鲜的血液是青年。
 
  青年人对共产主义有一种天然的联系,他们有理想、有追求,无世故、无算计,“公平正义”、“一切人的解放”等等这些共产主义的理念最能触动他们纯真的心灵。面对这一客观的事实,连西方人都有一句酸溜溜的话语:一个人25岁前不是共产主义者就没有良知。当然西方人这句话还有后半句,但那后半句是否定不了共产主义价值的。如果把蝇营狗苟、患得患失当做有脑子,这样的脑子也不是什么好脑子。25岁后依然坚守共产主义信仰的青年朋友只需要对此说一句中国古语“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足矣。
 
  中国共产党发展的历史正是如此。毛泽东参加一大时只有28岁,周恩来加入共产主义小组时才23岁,邓小平加入“旅欧中国少年共产党”更是只有18岁。据有关党史专家测算,红军时期整个党员的平均年龄在35岁以下。胡锦涛总书记在讲话中指出:“我们党的创始人,一代又一代中国共产党人,大多数都是从青年时代就满腔热血参加了党,决心为党和人民奋斗终身。”这是对中国共产党发展史的真实写照。

  中国共产党的现实同样是如此。2010年,中国共产党发展大学生党员123.6万名,占发展党员总数的40.2%; 35岁以下党员251.6万名,占发展党员总数的81.8%。武汉大学等高校2011年年初调查显示,有入党意愿的在校大学生接近八成。
 
  曾有些人士对中国共产党现在和未来在青年中的影响力表示悲观。他们的理由是80后和90后的青年是没有信仰的一代,连自己信什么都搞不清楚,怎还会相信共产主义。不客气地讲,这不仅是无知简直还是睁眼说瞎话。近些年来,我在大学里给青年学生讲过很多次没有学分、不是必修的党课,青年学生反响热烈,他们那种热忱、那种执著、那种情怀,让我这个入党多年的党员都汗颜。不是青年学生不接受共产主义,关键是我们能否在理论上做到彻底,在逻辑上做到一致,把真正的共产主义告诉给青年学生。
 
  赢得青年也就赢得了未来。正如胡锦涛总书记指出的,“我们党的队伍里始终活跃着怀抱崇高理想、充满奋斗激情的青年人,这是我们党历经90年风雨而依然保持蓬勃生机的一个重要保证。”有着青春飞扬生力军的中国共产党怎么能不是一个青春飞扬的政党?一个青春飞扬的政党怎能没有光明的未来?  
 
  社会变革更是一件自然的事情,大变革必然孕育并壮大有着“大变革”品格的政党。  
 
  今天的世界,人类文明进步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繁荣与强盛,但社会变革的呼声之高,社会变革的愿望之强烈也同样前所未有,甚至连资本主义社会发育最为发达的美国也呼唤着变革。为了“改变”,美国人不惜选出一个黑人总统,就因为奥巴马的口号是“Change”。
 
  然而,这个世界小修小补是无济于事的,东挪西借是顾此失彼的。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内部是普遍富裕化了、甚至全体中产阶级了,而世界其他地区却日益贫困化。美元量化宽松解决了美国内部金融危机的问题,却把更大金融危机的后果传输给全世界;“自由贸易”把大量的资源输往发达国家,看起来合理合法温情脉脉,但再温柔的掠夺也仍然是掠夺。这一切都埋下了社会危机的种子。
 
  世界政治经济发展态势让我们看得越来越清楚,资本主义社会的生机与活力依然强劲不假,资本主义社会的窘态与颓势已然频频浮现,根深蒂固的矛盾和与生俱来的痼疾非大变革难以超越、非新社会难以痊愈,否则全球性危机拜访我们社会的间隔会越来越短。
 
  这个世界需要被改变,这个世界也希望被改变。
 
  扬弃一个旧社会,当然少不了先锋队;形成一个新社会,怎能没有自己的助产婆?无论是彼时的“革命”还是当下的“改革”,打碎旧世界,建设新世界是中国共产党一以贯之的品格。这样的品格为中国共产党赢得了自己光明的未来。
 
  在现有的社会情境下大力发展社会生产力,培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夯实社会主义从“初级”走向“高级”的经济基础、政治基础、社会基础,用民族复兴、人民幸福展示社会主义的优越性,这样的使命离开了中国共产党又有什么样的政党能承担?肩负这样使命的政党的未来怎能不是一片光明?
 
  有这三件“自然的事情”客观的风云际会,再加上政党自身主观的创先争优,中国共产党拥有光明的未来就更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了。